逝者|“传奇人物”叶茂中其画其人

2022-01-15 00:23 来源:澎湃新闻·澎湃号·湃客

字号
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,中国著名营销策划专家和品牌管理专家,叶茂中营销策划机构创始人兼董事长叶茂中,因癌症晚期,于2022年1月13日在上海去世,年仅54岁。
“中国营销策划第一人”的称呼之外,叶茂中还是一位收藏家、画家
。本文为2020年10月“叶茂中画展”在龙美术馆(西岸馆)举办时,知名美术史学家、画家汤哲明笔下的叶茂中其画其人。
    

2020年10月,“叶茂中画展”在龙美术馆(西岸馆)举办,策展人是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。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可以让刘益谦将之引为兄弟,为他前后奔忙、不遗余力策划一个展览?
知道叶茂中这个名字的,大多是源于他在广告和营销大神的知名度,或者作为近现代书画收藏大家的身份。作为艺术家,并且是能当得起“当代书画家”称谓,或许多少有人会质疑。而就如许多人也同样不知道的,叶茂中少年学画,师从傅抱石学生邰启佑,承方严、黄君实与吴泰之教导,一生学画从未停歇。
是广告营销大佬、是资深的近现代书画收藏大家,是傅抱石的徒孙、还是刘益谦的兄弟和当代书画家,唯汤哲明“客观”,说他是个传奇。大约,叶茂中的一生,自一开始就不甚平凡的。 “叶茂中画展”展厅现场,龙美术馆(西岸馆),2020,摄影:洪晓乐

“叶茂中画展”展厅现场,龙美术馆(西岸馆),2020,摄影:洪晓乐


叶茂中其画其人
文/汤哲明

叶茂中是个传奇,至少在没认识他之前,我一直这么认为。
不说其他脍炙人口的日用产品,资深烟民如我大约不会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黄鹤楼,这就是其策划的杰作之一。黄鹤楼在晋身中国价格一二数的名烟之前,谁能想到曾属一家面临困境的企业……中国营销策划第一人的称呼,于叶茂中而言,绝非浪得虚名。
老叶虽凭借营销策划名满天下,天下却不知道另一个叶茂中,一个徜徉于笔墨与艺术世界,如同上古岩穴上士的叶茂中。
我开始了解老叶,是在八年前的一次拍卖会上。当时我的一个朋友帮助朵云轩征集到一件书法作品,写得霸悍开张,气势撼人,且底价极低。我兄汤哲东亦好字画收藏,乃极力推荐。当即还约定五十万以下归我,以上归他,买到手为止。叶茂中,《夏山图》,纸本设色,方严题诗堂,诗堂:21x50cm,画心:51×70cm,2015

叶茂中,《夏山图》,纸本设色,方严题诗堂,诗堂:21x50cm,画心:51×70cm,2015


正是因为近代名人书法当时处于低位,让我觉得拿下此件作品当是十拿九稳,渠料拍后老兄来电,颇为丧气,称被叶茂中二百三十万抢去了,自己跟他对上眼了,不好意思争了。我急问叶茂中何人?云是毛毛(刘益谦)朋友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心中不免暗赞其眼光:二百三十万,也算创下了纪录。
这是我了解老叶的开始,后来才知道他在营销领域的显赫地位,更惊悉他还是近现代字画收藏的大家。
老叶的收藏,以傅抱石、徐悲鸿、黄宾虹等近代大师为主,在圈子里非常知名。多年前北方某著名拍卖公司上拍的黄宾虹一件天价名作《南高峰小景》,曾经激战被他收入囊中,令他一时声名大噪。叶茂中,《野藤明珠》,纸本水墨,45×34cm,2018

叶茂中,《野藤明珠》,纸本水墨,45×34cm,2018


真正与老叶相识,是在大伙跟毛毛的一次聚会上。
当时,叶茂中头戴一顶别着五角星的帽子,帽沿压得很低,手臂健壮,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。他话不多,给人的感觉非常酷。他的形象,让我这个资深健身爱好者顿时有了亲近感。最有趣的是一言不合,他就叫来自己酷得从不搭理人的大胡子司机给毛毛表演俯卧撑,一做居然还没完没了……那画面,顿时让大家欢乐起来,特别符合毛毛爱搞怪的口味。后来才知道,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被他要求健身,几乎每人都是内行。一同出差在机场登机前,他会要求员工挨个做俯卧撑,让人听后忍俊不住。当时给我的感觉是,此公虽有点神神叨叨,人却非常有趣,心想大概是他做策划的职业习惯吧。
再后来,偶然见到毛毛在朋友圈里转发过他的画作,让我这个笔墨圈滚了几十年的小老炮着实吃了一惊。老叶不但画得专业,而且从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中我能看出,他在师承上有着明确的选择,或者说是清晰的见解。换句话说,叶茂中绝不是随意抹几笔抒写性情的玩家。说得直白点,他其实是个有着勃勃野心,意欲会心先贤的画家。叶茂中,《烟树苍茫两过客》,纸本设色,34×45cm,2020

叶茂中,《烟树苍茫两过客》,纸本设色,34×45cm,2020


我确定他是同道中人,得缘便与他聊起画来。谁料这一聊,便充分领略了老叶亦正亦邪的表象下,那颗结结实实的野心。他与我说知自己体会的笔墨之难,更是入木三分。我觉得没有类似曾入虎穴、全力相搏的经历,断难说出此话。而这,其实也就被他浓缩成俩字:绝望!
这实在也戳到了我这个同有数十年学画经历的人的痛点,因而我相信老叶作画,因其特殊的际遇与状态,早已脱离了一般画家博人眼球、成名成家的羁绊,而与历史上诸多在山林田园里深藏功与名的岩穴之士一样,兀自享受着从独个面对古人到血战古人,再到会心古人的过程。这是一个从独沧然而涕下再到欲说还休、欲罢不能的过程,此间的苦痛、酸爽、快意与极乐,千百年来就只能如青灯面壁者一般孤独地去体味,诚然难以为外人道,犹夏虫不可语冰。
此时的我,再不觉得他是那个老神哉哉的酷哥,而是苦哈哈地与震烁古今的画坛先贤作绝望搏斗的我辈中人。叶茂中,《钟馗摇扇》,纸本设色,45×34cm,2020

叶茂中,《钟馗摇扇》,纸本设色,45×34cm,2020


大凡在笔墨世界有过深刻历练的人,绝不会没有如此的感受。因而素来对绕开笔墨、做点素描“效果”的国画同行,我也从不高看。我说老叶作画远离了功利,是为了满足他与生俱来的野心,岂其妄言?这样的过程,与其说是享受,不如说是煎熬,最终却能脱化如同登仙。当然,这还不是老叶野心的全部。
叶茂中的野心,远不止在傅抱石画格中用力,而是进此远追石涛、八大,并上溯元人王蒙,这是一根完整的链条。
因四王等正统派画家笔笔古人的不越雷池,振发了石涛、八大从我手写我口的角度掀起的艺术洪流。自元人以下的笔墨传统,至此有如遭遇前路大石的巨瀑,顿时被扯成正统派与野逸派两道,飞流激射直下,挂到了近代,挂到了让老叶心仪的傅抱石……
老叶是泰州人,江苏水墨画自建国后受傅抱石影响极大,特别是山水画家,泰半乞灵于傅氏笔墨的狂逸萧散,颇有“关陕之士摹范宽、齐鲁之士摹营邱”的遗韵。老叶也不例外,在藏界他非但以收藏傅画知名,画上自然也于抱石皴心印极深。叶茂中,《半片浮云翳日光》,纸本设色,34×45cm,2020

叶茂中,《半片浮云翳日光》,纸本设色,34×45cm,2020


老叶之于抱石皴法,已然熟练到堪能乱真。我曾以他画的局部示于业内人士,多误以为纯系傅家笔墨。
抱石皴之要,是融合了石涛与南宋禅画的笔墨,又借鉴了日本画的晕染,独用散锋,以乱而成章、狂中见理胜。其要旨,更在于深润酣畅中求浑沦苍茫。
我的理解,散锋并不难,胆量而已,然而散锋纷乱能粗鲁求笔、狂怪求理,撷其大要,取其意到,于聚散疏密中见蹊径虚实,终而绝处逢生、出人意表,却谓难上难,足称斩关手!仅靠胆量又曷能臻此?
老叶是深谙此中三昧的,他作抱石皴,散笔已是熟能生巧、游刃有余,难得的是他并未就此止步,这就足证他的野心。
老叶上溯石涛,说明他已不满足于一家成法,而是要追溯抱石皴的理路之源。他最终追到了王蒙,追到了山水笔墨浑沦苍茫的始祖。叶茂中,《坐忘清景曛》,纸本设色,15×28cm,2020

叶茂中,《坐忘清景曛》,纸本设色,15×28cm,2020


事实上,无论是石谷、麓台,还是苦瓜、髡残,其求苍茫浑沦,皆得益并也都来源于黄鹤山樵。老叶于王叔明处用力,确实是探到了源头。自王蒙发其端,从沈文到文敏、四王,从四僧到抱石、大千,班班相望,皆以一家画格以证其源。这似乎是个轮回,却为世人留下了面目各异、精彩分呈的一部山水画史。
老叶的努力与野心,就是在会心先贤的同时贡献自己的理解。一部山水画史,也是因历代画家的这些努力,终于丰富深厚起来。这恰恰是老叶绝望求画的意义,更满足了他追根溯源、始露全身的野心。
艺术说穿了,无非情与理的相生相杀,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。四王画偏于理,石涛、八大直至近代傅抱石,则偏于情。这情当然非是男女情爱,而是指重视感觉,不为理性所缚。然其真正的妙处,则在于情终能与理合,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。人类自古追求的,不也正是这永恒的主题?不过因各人拿捏的不同,化作了思想史上纷繁的流派,顺道成就了艺术的意义。
老叶画上的路线,与他的性格正相契合。
不拘法度而终能合乎法度,超以象外而能得其寰中,历来是中国文化的追求。有没有法度,有时确乎不重要,但不合于法中之理,却也终无意义。老叶的绝望,其实便根源于此。在画面上,理性派与感性派有着明显的不同,但至终极,却又殊途同归,只能说这是实现方式的差异。而这差异,便是实现者的个性。古人云画如其人,看多看久了,自然知道,画怎会不如其人?叶茂中,《沃田纵横晨光移》,纸本设色,45×34cm,2020

叶茂中,《沃田纵横晨光移》,纸本设色,45×34cm,2020


老叶近年的兴趣转向了写生,我知道他已掌握了笔墨的基本规律,试图借造化来彻底打通自己与古人之间日益稀薄的隔阂。他的画面,开始兼取黄宾虹、吴冠中绘画的意绪,也表明了他的趣味所在,痴心未改。而这种趣味,跟他的收藏理念,同调也同步。
通过闲聊,我了解了老叶小时候的经历和他少时对艺术的憧憬。那是一个孩子脑海里自幼五色斑斓的梦想,是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不断丰满起来的野心,促动了他在事业上的成功,更化作了自己实实在在的收藏,最终圆满了他眼前的画面……
聊到欢愉处,我们相约一同出外写生,却不料他病了。
毛毛一直希望他办个画展,我知道他想再做多些磨砺,不欲过早亮相,故一拖再拖。而我的希望,就是他尽快好起来。我在西南已经趟出了一条既险且美的体观造化之路,等着他一同来践行我们饱看饫游的约定……
注:原文发表于《中国民航》
原标题:《LONG文章 | 汤哲明:“传奇人物”叶茂中其画其人》
阅读原文
关键词 >> 湃客,艺术
特别声明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://renzheng.thepaper.cn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(15)

热新闻

澎湃新闻APP下载

客户端下载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##########
    <nobr id='CKVdTAw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nobr><optgroup id='fGA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optgroup>
    <q id='StjAsF'><blink></blink></q><person id='VLjdW'><l></l></person><person id='Sg'><label></label></person><legend id='PQec'><dfn></dfn></legend>
    <base id='atfdCJI'><thead></thead></base><samp id='SVcBMZ'><listing></listing></samp>
      <ol id='EZLrT'><kbd></kbd></ol><xmp id='hLsG'><var></var></xmp><fieldset id='LC'><del></del></fieldset><strike id='laOgUB'><bgsound></bgsound></strike>
      <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<kbd id='INLVe'><caption></caption></kb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