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人者的共谋:重庆姐弟坠亡案两被告人5个月间聊天记录曝光

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

2022-01-10 13:19 来源:澎湃新闻

字号
重庆姐弟被生父从15楼扔下坠亡案已一审宣判,被告人张波、叶诚尘均被判死刑。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1月10日上午从重庆市五中院一审法官处了解到,两名被告人的法定上诉期已过,法院暂未收到两人的上诉状,还不清楚两人是否上诉。但不排除两人以邮寄的方式寄出,如果在法定上诉期限内寄出诉状,依旧可以上诉。
重庆五中院一审审理认为,张波与叶诚尘共谋,采取制造意外高坠方式,故意非法剥夺张波两名亲生未成年子女的生命,致二人死亡,均构成故意杀人罪。
在共同犯罪中,张波积极参与共谋,设计将女儿接到家中,直接实施杀害两名亲生子女的行为。叶诚尘积极追求二被害人死亡的发生,多次以自己和家人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为由,催促张波杀死两名小孩,并在张波犹豫不决的情况下,逼迫张波实施杀人行为,最终促使张波直接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,与张波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、作用相当。
法院审理查明,叶诚尘在与张波的交往过程中,叶诚尘处于绝对的主动地位,且有暴力倾向和割腕自残的行为,叶诚尘与张波的微信聊天内容也能反映出叶诚尘的强势地位,且思想和行为极端。
案发后,张波在坠楼现场一度痛哭。判决书显示,当时张波的陈述引起警方怀疑,且他与女友叶诚尘的微信聊天记录全部删除,警方认为不符合常理,后立案侦查。民警对张波、叶诚尘的手机提取、扣押后,经技术部门恢复1.7万余条微信聊天记录,发现二人为扫清结婚障碍产生处理掉两个孩子的想法。
张波将两个孩子从楼上扔下的时间是2020年11月2日。澎湃新闻日前从相关渠道获得了张波、叶诚尘2020年6月3日至11月2日的与案件相关的微信聊天记录,这些经公安机关依法收集、法院认为“内容客观真实,与本案具有关联性,证据间能相互印证,形成锁链并予以采信”的信息,详细记录下张波、叶诚尘共谋作案的过程,以及张波的心理变化轨迹。
以下是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节选:
“有娃儿是不可能接受的”

2020年6月3日
叶诚尘:“娃儿没解决前我不见你妈哟”“我反正坚持有娃儿是不可能接受的”
张波:“你不见娃儿都(注:方言,同就)是了呀”
叶诚尘:“有娃儿真是不可能的事”“你应该想办法啷个让你2个娃儿一起那个吧”
张波:“2个啷个可能嘛”
叶诚尘:“把她接出来耍”“开车带他们出去耍”“车险买起”“说照相呀”“带她去找弟弟还不愿意吗”
(注:张波离婚后,女儿跟着母亲生活,儿子跟着张波生活。)
张波:“现在是大的个真的可能不认我哟,娃儿都不愿意跟我一路,我去说带她出来耍,都没得人信,现在娃儿都晓得说话了,她不愿意跟我一路,她跟弟弟没得任何感情,现在不是非要这么急”
叶诚尘:“那好久急嘛,把房子买了来吗,你有勒个多娃儿,我们以后找再多钱也没钱,其实不是带不出来娃儿,是不想”
2020年6月4日
叶诚尘在微信中提到其父亲在骂她,让张波“一个月后把娃儿的事处理了”。
张波:“娃儿的事情处理完了,不说出去不都好了吗”
叶诚尘:“那你快点呀”
2020年6月6日
叶诚尘:“反正有娃儿我是接受不了的”“你马上把娃儿解决了就行了呀”“先解决娃儿”“还不是怪你在一直拖”“有娃儿我妈我全家都不干”
张波:“我晓得都是娃儿的问题”“目前是房子的问题,等几天就是娃儿的问题”“再过一段时间是我二婚的问题”
叶诚尘:“二婚就拿房子车子这些来说事撒”
张波:“娃儿出了事,你都没得资格说我是二婚撒子的”“娃儿没得了,我们就是公平的了”
叶诚尘:“我就没得资格说你任何了”“就不得去想你是咋子二婚了呀”
张波:“2条命都这么不值呀”
叶诚尘:“就不该存在呀他们”
张波:“不应该在那么也是在了,我不是为了你去做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嘛”
叶诚尘:“有他们在我们不会幸福”“有他们在是不可能跟你在一起”
张波:“所以都是为了你,我才去做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”
叶诚尘:“能证明你爱不爱我呀”
张波:“完全是为了你”“是你喊我这样的,我才去做的”“好伤天害理嘛”
叶诚尘:“那你不做嘛”
张波:“哪个愿意做嘛?”
2020年6月7日
叶诚尘在微信中强调“娃儿解决了才见面反正”。
(注:叶诚尘供述材料称,2020年6月,张波受不了叶诚尘,二人分手。2020年9月,张波主动和叶诚尘和好。)
“反正这周是最后的时间”
2020年9月16日
叶诚尘:“我说的你晓得个要出事呀”“我说算了命的”“我晓得只是你想不想的问题”“我知道,你在权衡利弊”“我已经感觉到你不愿意了”“权衡利弊就是在想值不值得”“本来都不能接受有个娃儿跟到你”“娃儿在内”“反正一件都不能少嘛”
2020年9月20日
叶诚尘在微信中提出让张波把事情做好了来才和好,并且让张波回家跟家人说非她不娶,还让张波用刀比着说,张波称自己也像叶诚尘一样极端了。
2020年10月10日晚
叶诚尘:“说你娃儿已死”“只有勒个才说的通呀”
张波:“啷个可能嘛”“我记得你那个时候不是这样说的”
叶诚尘:“说的一直都是,你娃儿没得了,房子买了”“过了勒个久了”“那个时候你不是说你已经说好了吗”“不过就2周”“还要加上国庆节”
张波:“主要是现在这个问题我啷个去说吗?我也说不过去的嘛”
2020年10月11日0时许
张波:“以后没得娃儿了都没得这些事情”“到时候我妈自己都要出去上班,都不需要我给钱”
2020年10月18日
叶诚尘:“好久之内把事情办了”
张波:“10月之内”
叶诚尘:“说的这周,还还给我拖远点嘛”
张波:“我没有拖”“你真的也不要逼太急了”“做不好吃不了兜着走”
叶诚尘:“啷个不急,喊你这周,你说下周”
张波:“你来嘛”“我说10月之内”“这周耍过去了撒”
叶诚尘:“能提前就提前”
张波:“我这周回去,回去等机会”
2020年10月20日
叶诚尘:“说去说来都是你那2个包袱的问题”
张波:“处理完了,到底得行不哟”
叶诚尘:“肯定得行呀”
张波:“我晓得,今天开始事情没有昨晚,我们都不能见面”“其实我现在压力也大,大得都想爆发”
叶诚尘:“你是不是要给我个准确时间”
张波:“10月之内,反正没有办好,我国人(自己)也不会来见你了”
叶诚尘:“最多10天的时间”
张波:“我现在没有回去安排,心里也没得数”
叶诚尘:“说好这周就这周”“反正这周是最后的时间”
张波:“我想哈办法嘛;我问了我妈了,我这样说的,喊我妈给大娃买点衣服,怎么样”
叶诚尘:“她好就去买嘛”“下个月就合格了呀”
“我撒子都愿意为你做”
2020年10月21日

张波:“我想2个一起,是不是太夸张了”
叶诚尘:“必须一起呀,你还不明白吗”“你过年的时候你都提过的”“当时说也是2个”
张波:“如果到时候做了,你屋头人还不同意怎么办”
叶诚尘:“不可能”“我以我命担保”“但必须是2个一起”
2020年10月24日
张波:“刚才我妈回来说她打电话来说明天中午弄来”
叶诚尘:“必须保证明天办成”
2020年10月25日
张波:“我身边还有人”“我妈在弄他们吃的”“看嘛全程都是这样”“都是分了他们自己吃”“然后她(注:孩子的妈妈)都看到娃儿到处跑”“她在跟娃儿耍”“我勒哈真的是有力使不上”“大的个今天要回去哟”“明天大的个读幼儿班”“今天都是背书包来的”“我一直给你照相”“就是在证明我在等机会”“我全程给你照相”“全程给你证实”
叶诚尘:“你去喂撒”“你啷个不去分也”“耍玩具撒”“喊娃儿过来跟你耍撒”“应该来了都喊她妈国人(自己)走”“喊你妈去帮忙不会吗”“喊你妈炒个肉不行吗”“把娃儿留下来耍撒”“你留他肯定不走”“洗碗你去把娃儿抱到耍”“洗碗只有你带娃儿呀”“吃完了你就去把娃儿抱到”“喊他们洗碗”“喊她去帮妈撒”“留下来耍”“2个人嘛”“说晚上想跟她谈哈”
张波:“今天我找机会”“下周我都自己去接来办”“周五都去接”“或者直接喊她送过来”“反正她不在就行了”“过来直接耍2天”“而且今天跟下周没区别”
叶诚尘:“有区别”“有意义都不一样了”
张波:“我没有说过一句话不愿意办”“你这次真的要相信我”“我发誓我是下了决心的”“我真的想跟你在一起”
叶诚尘:“直接干净利落点不行吗”“你不要像上次那样”
张波:“急不急这一天”“如果我失物(误)了,我就完了”“我真的是想办”“你真的要相信我,我发誓我有那个决心拉我就是怕你不相信,我晓得你本来对我都没得信任”“我今天全程买衣服的时候都在想,他们都是我和你的绊脚石,有你没他,有他没你,我选择你。我们以后也有我们目前该有的”“我都已经想好了全部”
叶诚尘:“我真的受不了了”“我不想在耽搁下去了”
张波:“我晓得你急,如果是我不愿意做,我现在绝对不说半句话,我现在一直都在证实”“你不要为我哭着喊好吗”
叶诚尘:“放手了”
张波:“你说过不对我说这些话的,你说过一起到老的”
叶诚尘:“那是你做了后,我一直都想好了的,今天决定一切”
张波:“我真的是今天有力没有使上,我晓得你灰心”“你真的不要做任何事情都这么倔好吗”“我本来都想好了做这件事情”
叶诚尘:“我等不起了,心态已经绷(崩)了,把房东电话给我吧”
张波:“你对我都这么绝情吗,我对你一往情深,撒子都愿意为你做”
叶诚尘:“你答应我的事都没做到,我拿咋子来相信你”
张波:“我爱你我都赴汤蹈火跟你一起”“最后一次机会”“现在等于说是布局完了”“我马上回来了”“回来我把事情给你说清楚”
2020年11月2日13时40分
叶诚尘在微信上询问张波妈妈是否外出;案发后叶诚尘转账给张波。

【新闻多一点】
叶诚尘父母证言称,2020年春节前后,得知叶诚尘和张波在谈恋爱,并且知道张波离过婚、有两个孩子后,他们坚决反对叶诚尘和张波在一起,叶诚尘向二人表示已经和张波分手。2020年11月3日,警察找叶诚尘和张波调查,二人才知道张波的孩子坠楼死了。
叶诚尘的供述材料证实,案发前一天即11月1日下午叶诚尘和张波视频聊天,张波有机会动手(注:杀害两个小孩),但一直没有动手,张波母亲回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当晚,张波到长寿找叶诚尘,二人发生争吵,叶诚尘说张波房子和孩子的事情都没办成,张波为安抚叶诚尘,向叶诚尘转账4万元。
11月2日中午,叶诚尘在微信上问张波感冒好些了吗,吃饭没得,然后二人一直视频聊天,都心知肚明张波要做伤害小孩的事情。
张波吃完饭,就给小孩穿衣服,还陪小孩耍了会。
叶诚尘见张波迟迟不动手,就用修眉刀划伤自己的左手腕,划破了皮,还说“我们两个就算了嘛”,意思是张波不把两个小孩弄死,那就不可能继续跟他在一起了,之后视频就断了,过了一会张波打电话给叶诚尘说小孩掉下去了,让叶诚尘转钱,叶诚尘将4万元转给了张波。
叶诚尘的供述材料称,之所以要把两个小孩一起弄死,是因为不管小孩判给谁抚养,都是张波亲生的,叶诚尘就是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的事实,必须两个小孩都死了,她才能继续跟张波在一起。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责任编辑:汤宇兵
图片编辑:金洁
校对:栾梦
澎湃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重庆姐弟坠亡案,共谋,聊天记录

相关推荐

评论(1491)

热新闻

澎湃新闻APP下载

客户端下载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##########
<caption id='kSIkNuaZ'><base></base></caption><address id='Nv'><span></span></address><label id='yWqx'><b></b></label>
      <s id='tqVUeL'><span></span></s><dfn id='jqpIcita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dfn><code id='SreT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code><base></base>
      <abbr></abbr>
          <listing id='wjUvVAkM'><center></center></listing><big id='lCx'><option></option></big>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uSSgrcSN'><code></code></code><code id='AvrleB'><strong></strong></code><center></center>